'; prnhtml=bdhtml.substr(bdhtml.indexOf(sprnstr)+17); prnhtml=prnhtml.substring(0,prnhtml.indexOf(eprnstr)); prnhtml=prnhtmlhead+prnhtml+prnhtmlfoot; window.document.body.innerHTML=prnhtml; PageSetup_Null()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all.printreturn.click();} function fanhui(){ location.reload(); }
  加入收藏 | 設為首頁

畢滄耕:畢將軍故鄉行

文章來源: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:mhsky 點擊率:9474 發布日期:2013/1/5
【 文字大。    】   【視力保護:        】



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主任、在師政委任上曾被媒體譽為“學習型政委”,東臺籍第一位正軍職少將


     人物簡介:畢滄耕,1951年9月出生于東臺三倉一倉街,男,漢族。曾用名畢昌根,筆名畢昌耕。三倉中學高中畢業,1972年入黨。

  1972年12月入伍,歷任戰士、班長、排長、副政治指導員,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組織部干事、科長、副部長,航空兵某團政治委員,航空兵某師政治部主任,1993年任航空兵某師政治委員,后歷任蘭州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、空軍西安基地政治委員,2002年2月任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主任。

  2001年7月被授予空軍少將軍銜,研究生學歷。


  10月4日上午,天空飄著毛毛細雨,已經10多年沒有回一倉村的畢滄耕少將,冒著細雨,作了早就計劃了的故鄉之行。

  聽說將軍回家來了,村黨總支書記王秀芹和村里的其他干部,早早就迎候在村部門前。

  村民們現在的生活怎么樣?長期從事軍隊思想政治工作的畢滄耕將軍,在村部會議室剛落座,就把和村干部們的會面當成了一次基層調研活動,急切地了解起情況。

  村民們現在的生活不是問題,除了少數老弱病殘的特困戶外,一般家庭都砌了樓房,全村的整體生活水平,可以說處在鎮和市的偏上水平。見將軍了解村民的生活情況,王書記一一匯報著。

  全村現在有多少戶人家,屬于特困戶的占多少,特困戶的生活怎么辦?

  全村現在有三千多戶人家,比你在家時多多了。因為現在的一倉村是由原來的三個村合并成的,而一倉是有影響的老村,就保留了一倉村名,現在的特困戶大多是因病因災造成的,全村總共有30多戶,他們都享受著最低生活保障……。

  交談從群眾的生活到子女教育,從看病、住房到村干部的工作,將軍一一地詢問著,傾聽著,聽到開心處,禁不住地把手搭到了兒時老伙伴的肩上,特別是聽說村里的各項工作都走在鎮和市里的前列時,將軍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  入伍前,將軍曾在村里當過團支部書記,面對村部現在漂亮的辦公樓,他走進樓上的每個辦公室都仔細地看了個遍。

  離開了村部,將軍又專程趕到了當年大隊的黨支部書記家?吹綄④妿еY品,冒雨來看自己,老支書全家都很感動,共同回憶起將軍當年在大隊時的生活勞動情況。

  回到出生地的老家,看望了弟弟和弟媳后,將軍來到了三倉烈士陵園。從紀念碑到八角亭,將軍一一地瞻仰著,作為一名軍隊的高級指揮員,他對那些為祖國的解放而獻身的先烈們表示著深深的敬意,當走到三倉保衛戰紀念亭前時,將軍撫摸著亭里的碑,唯一一次主動提出了拍照的要求。

  在粟裕事跡陳列室,將軍對園里的領導同志說,粟裕是新四軍的杰出將領,同樣是我軍的杰出將領,不能把烈士陵園只看成是新四軍一師的烈士園,要辦成新四軍英烈的紀念園,這樣,影響就會更大,就更能得到各方的更多支持。隨即,將軍拿出兩千元,作為自己支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建設的一點心意。

  面對將軍對家鄉的關愛,記者也禁不住把早已悶在心里的一點想法向將軍掏了出來:現在泰州開通了到北京的火車,可在東臺不停啊,如果這趟列車能在東臺停留哪怕三分鐘,多少新四軍的老同志就能很方便地來三倉老區看看了,東臺人也就能很方便地上北京了,那對東臺的發展肯定會有直接的推動作用。將軍聽了,欣然點頭贊同:只要市委、市政府積極向上爭取,我一定會盡全力配合。

  汽車駛離了生他養他的一倉村故土,將軍并沒有回望,但將軍對故鄉的濃濃眷戀,分明寫在他那深情的眼光里,永遠珍藏在他那滾燙的心田中。

(節選自朱亞龍主編的《當代東臺人》)

下一條新聞:東 臺 辛 亥 光 復 記 上一條新聞:沒有了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】   
地址: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:224200 聯系電話:0515-89561515 聯系傳真:0515-60601515 
CopyRight © www.cocodunmire.com 東臺黨史方志 .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:蘇ICP備05007441號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