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; prnhtml=bdhtml.substr(bdhtml.indexOf(sprnstr)+17); prnhtml=prnhtml.substring(0,prnhtml.indexOf(eprnstr)); prnhtml=prnhtmlhead+prnhtml+prnhtmlfoot; window.document.body.innerHTML=prnhtml; PageSetup_Null()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all.printreturn.click();} function fanhui(){ location.reload(); }
  加入收藏 | 設為首頁

馮道立

文章來源: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:mhsky 點擊率:2171 發布日期:2011/8/12
【 文字大。    】   【視力保護:        】

 馮道立(1782—1860)字務堂,號西園,東臺市時堰鎮人。清水利學家。道光元年(1821),馮考入國子監,為恩科貢生。后因目睹洪水給淮揚帶來的災難,立志為民解除水患,于是發奮從事水利研究。

  為了掌握根治淮揚水患的第一手資料,馮深入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洪澤湖、白馬湖、高寶湖等流域進行實地考察,了解淮揚水路的來龍去脈。每到一處,他都要詳細調查走訪并作翔實記載,先后測繪了數以百計的草圖。在此基礎上,他初步設想了西水排泄入江入海的道路。馮還先后參加過許多大、中型水利工程。道光十五年(1835)自春至夏,久旱不雨,河道干涸,泰州州判朱沆準備疏浚運鹽河的東臺海道口到青蒲角河段約30余公里。馮支持朱的意見,建議雇工限6天完成,賞賜從厚。馮指揮施工,親自搬土,鄉民很受感動,結果按期完成疏浚,并筑成東壩。這時,東部先遭大雨,由海道口逆流而西,東壩閘門一啟,水盡西行,農田未遭水淹,鹽船又得暢通,人民無不歡欣鼓舞。

  馮一生著述甚豐,已刻印問世的6種,未刻印的尚有36種。他寫的《淮揚治水論》,分析了治淮與治黃的辯證關系,指出“淮與黃相倚伏,治淮能先治黃,則蓄清自然有功;治淮不先治黃,則蓄清終難有效”,概括了黃、淮危害蘇北的歷史根源。他的《勘海日記》、《束水芻言》、《測海蠡言》、《攻沙八法》等水利專著集幾十年治水之經驗,極具實用價值。

下一條新聞:戈公振 上一條新聞:畢滄耕:畢將軍故鄉行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】   
地址: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:224200 聯系電話:0515-89561515 聯系傳真:0515-60601515 
CopyRight © www.cocodunmire.com 東臺黨史方志 .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:蘇ICP備05007441號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